logo

社交App不應強制讀取用戶通訊錄

2019年06月11日 17:12来源:死神來了

  財政部

南方公園

  從特朗普新發的推特中,我們至少應該得出這樣壹個最初的看法,那就是,中國堅持原則、以不變應萬變是產生了作用的。

  壹篇

海派甜心

  “五個壹百”讓新時代的壯闊美景更加可期可待

  “展望2018年,我國經濟有條件繼續保持在中高速增長平臺上,經濟運行有望延續增速穩、就業穩、物價穩、效益穩的‘多穩’局面,為推動高質量發展營造更多有利條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偉說。

  1983年7月在中國人民銀行參加工作,曾任中國人民銀行計劃資金司中央資金處副處長、處長,銀行二處處長,信貸管理司副司長,銀行監管二司副司長;中國銀監會銀行監管二部副局級幹部,北京監管局籌備組組長,北京銀監局局長、黨委書記,中國銀監會辦公廳主任、黨委辦公室主任、首席新聞發言人;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黨委副書記、總裁等職。目前,兼任中國企業聯合會副會長、中國國際商會副會長等社會職務。(簡歷摘自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網站)

  新華社日內瓦4月17日電題:中國外貿“實打實”為世界做貢獻

  問:阿富汗總統加尼16日宣布阿政府將延長同塔利班的停火,並準備就停火問題同塔利班進行全面談判。同時塔利班方面表示無意延長停火。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貿易戰的第壹回合,雙方互征關稅已經開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為俠客島撰文解讀。他的觀點角度很新穎。

  美國貿易代表已經確認,自美國東部時間6日(周五)0點01分開始,對華加征關稅,我方立刻宣布實施早已公布的對等報復清單。這場無可避免的、創造了全球貿易史上涉案貿易額最高紀錄的貿易戰,雙方正式動手了。

  美方挑起這場貿易戰,並無經濟邏輯可言。

  現在的美國不是處於經濟蕭條,而是處於經濟景氣峰頂,已經實現了充分就業;貿易保護不能,哪怕是暫時增加美國就業總量,只能對美國經濟施加額外的幹擾,加大從產業界的供應鏈混亂到宏觀經濟的通貨膨脹的壓力。

  山姆大叔壹直神神叨叨的美國貿易逆差,歸根結底也不是他們所描述的中國和其它貿易夥伴“不公正貿易行為”所致,而是山姆大叔自己的錯。

  繼續維持天文數字的軍費,甚至還要進壹步加碼,就是美國推高自身經濟壓力的最大錯誤之壹。

  軍費 

  美國軍費,與貿易逆差何幹?

  很有關系。在宏觀層次上,美國貿易逆差的本質,是其國民儲蓄過低;而美國國民儲蓄過低的重要根源之壹,就是美國政府數十年如壹日是負儲蓄部門。其中,軍費、社會保障兩大開支過度膨脹且布局不合理,是其負儲蓄的主要來源。

  可以說,軍事開支膨脹失控,堪稱惡化美國財政支出結構的頭號“殺手”,進而使美國貿易收支逆差格局定型、不斷強化。

  軍費開支過度膨脹是如何惡化美國國際收支的呢?

  平時,在產業和貿易的層次上,過高的軍費開支、過於豐厚的軍事合同利潤,吸引美國產業界把過多的優質資源投向軍工業,民用工業因此相對衰落,在世界市場上競爭力日益減退。這就使美國不僅被牽制海外市場繼續攻城略地的腳步,也讓本土市場被聚焦民用工業的外企占據的態勢蔓延。

  而壹旦爆發較大規模戰爭,陡然湧現的大量軍需訂單,更是要有相當壹部分流向外國產業界。如果戰場鄰近國家和地區恰恰有潛在生產能力,也有強烈的抓住機遇謀求發展之心,他們就會拿下很大壹部分美軍“特需”訂單,以及美國國民經濟“軍事化”而騰出來的民品生產、供應市場空間。

全球軍費開支排行

  回顧歷史,美國在二戰之後參加的歷次大規模戰爭,都對其國際收支產生了相當明顯的影響,也有力地推動了後來被美國視為制造業競爭對手的經濟體的工業和出口增長

  比如,朝鮮戰爭爆發之前的1948、1949年,美國貨物貿易順差分別為45.72億美元和45.07億美元;朝鮮戰爭爆發的1950年,美國貨物貿易順差急劇萎縮至3.62億美元;停戰翌年,順差便回升至17.14億美元。

  可以看出,這幾年美國貿易順差的漲跌,和戰爭爆發和結束後的時間點精確相吻。也正是朝鮮戰爭帶來的“特需景氣”,壹舉把日本拉出了戰後蕭條的泥坑

  再比如,1964年,美國炮制“北部灣事件”,制造了全面、大規模直接參與越南戰爭的借口。1965年越戰爆發,當年美國的貨物貿易順差,便從上年的53.84億美元,大幅度下降至35.11億美元。

  也是從美軍宣布停戰的1968年開始,二戰後美國貨物貿易收支順差的常態,開始轉折為逆差。1968、1969連續兩年,美國貨物貿易分別逆差12.87億美元、9.80億美元;到1973年簽署《關於在越南結束戰爭、恢復和平的協定》時,美國貨物貿易收支逆差格局已經定型,僅1975年壹年短暫實現過順差,其余所有年份均為逆差。

  也正是越戰期間,實施出口導向型經濟增長模式的“東亞四小龍”實現了經濟騰飛,在工業化進程中徹底脫胎換骨。

  近壹些的案例也有。

  2001年10月,美軍出兵阿富汗(至今仍有可觀兵力);2003年3月,出兵伊拉克,2011年撤軍。也正是在這兩場戰爭期間,美國貨物貿易逆差規模接連上了幾個臺階:

  中共十九屆中央委員。